成为劈向我的雷吧

© 电流结界师F
Powered by LOFTER

【惊天魔盗团/JD】想让你知道

卧槽……真瘠薄难产…………
一个内心戏很多的丹尼尔 一个十分哦哦西的丹尼尔

·CP:Jack Wilder x J Daniel Atlas
·TXT:难产のF
惯例JD不逆存粮处:482028081

J Daniel Atlas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到底为什么胃痛总是在半夜发作?

要不是问题难度跟人类十大未解之谜旗鼓相当,要不是胃已经疼的皱巴成一团,他绝对得坐在这儿思考一宿。但他疼翻了,想了一会儿就没力想了。

成为大魔术师之前,为了人生理想颠沛流离有段时日,而这段时日成功给Daniel埋了胃痛的病根儿,一旦发作起来来势汹汹的,能逼他在沙发上表演反复式一周半侧身回旋。成名后他还不懂照顾自己,因表演需要经常出入夜店酒吧这类声色犬马的场所,大部分时间一杯酒熬到天亮,还得以抖擞的面貌示人,回到家呕吐出来的东西没有一点食物渣。被一张破纸片儿拐进天眼组织之后才稍有收敛(因为Henley Reeves终于得到机会对他耳提面命)。

以Daniel对食物的要求来看,胃病应该算是孽力回馈的一种。就算在以黑白颠倒的生活方式为常态的魔术师行业里,他祸害自己的程度也是登峰造极:早饭时间没醒基本不吃,午饭时间同事张罗啥他跟着吃一口啥,晚饭时间剩他自己一个人,于是就心情好才容得自己烟熏火燎地做顿饭,否则就囫囵地吞几口意面果腹,或者不吃,reply。

今天他就正好又在晚饭时间作死,但自认可以妥帖地将此视为由客观因素造成。最近有个数年前风靡全球的魔术选秀节目又携着大街小巷的宣传片和海报卷土重来了,可以说天眼和他的四骑士小伙伴们都翘首以盼,Daniel为此屯了一堆零食,兴高采烈地度过了一天来迎接晚上的首播,心情好到去百货买充电器插头都忘了付钱。

 
结果节目临时改时间,要下周才能和这群狂热的老粉丝见面。

 

盯着广告看了足足十分钟的某A姓老粉丝在官方推特发出的消息里挣扎了半天才接受这个事实。他恼羞成怒,他悲痛欲绝,他上一次这么失望还是六岁的时候学校取消了春游。在早中晚饭都没吃的情况下Daniel闷闷不乐地嚼了半袋洋芋片,嘬了两块酸橙子,吃了一盒狂撒黑椒和辣椒粉的生培根,又红着眼睛(辣着了)痛饮扎啤杯四分之三那么多的冰水。吃能带给人幸福感,不能带给胃。经历了这么多冷冷热热,一个正常的胃完全有在主人酣睡的时候作妖的权利。比如猛地痛一下,给他来个鲤鱼打挺儿。

 
胃痛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不管早晚总是会犯的——Daniel能在这个念头里感到莫名其妙的欣慰。既然它会发生在他把在冰箱里放了两天的披萨热了吃吃了热的那天,那也会发生在他心情低落猛喝冰水的今天。

 
他不能抗拒,不能摆脱,只能从床上挪到电视柜前,屁股挨着冰凉的地板翻箱倒柜地找药,一般这类情况下他总产生“这里不是我家”的生疏感。这时痛还钝钝的,用手的温度焐热后可以勉强直起腰来。而药柜里都是绷带碘酒等一些对付物理创伤的东西,颠沛流离没有教会Daniel多爱自己一点,从家往外走五十步就是药店,他也没想过要偶尔去一次以备不时之需。

 
找药未遂。经过一番折腾Daniel身上出了层薄汗,与此同时腹部的温度又散掉了,疼痛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以前他痛起来也是这么一个濒临死亡的虚样儿,大半夜的谁也不能找,通讯录里没有能让他放下面子拨过去的号码,就烧壶热水独自捱着。

 
但这次和以前又不一样了:终于有那么一个号码,姑且称得上是他的家室,理应关心他的风吹草动。Daniel要打个电话过去,对方不但得来,还得义不容辞地来。

 
见鬼的是他不想打。

 
谈恋爱具体是什么样的感觉,硬要Daniel说是说不上来的,不过他可以泛泛地概括一下,就是很奇妙。他喜欢长相漂亮的女人,是在身上喷了好闻的古龙水那样为了心情舒畅而喜欢;而喜欢Jack Widler就完全不一样了,像在精品男装的橱窗外徘徊,靠近他时有把身体塞进阿玛尼和RICCI里的欢喜,但不肯常常穿着,于是挂在衣柜里,又板不住想要每天看一看。

没有Jack的人生他都过了二十七年,想很快投入到一段有甲乙两方共同参与的感情里有一丁点儿(他自认为的,实际上相当)费劲。直到现在Daniel都没办法很坦然地接受Jack对他好,心里提着个小鼓,时不时敲敲打打喊着不要进展太快。

家室是很听话,而且有耐心,对方嫌快他就不催,有沉着大气的家室风范。有时候连Daniel自己都觉得太冷落Jack了,就端着放不下的架子嘱咐道别胡思乱想啊,我特别喜欢你。直接说这种话他不怵。

Henley在旁边听得直翻白眼儿,说就你最胡思乱想,Daniel明智地选择不接下茬。在感情这方面他没什么胜算,唯一会的几招还是得Henley真传。

偶尔Daniel会为Jack不值。文人说姑娘们都希望嫁给一本诗歌,但Jack得到他,充其量也就是得到了一本无聊程度跟旅游指南相差无几的玩意儿。

就像现在他疼得想马上去世,在给Jack打电话和穿上大衣下楼买药两者间衡量,还是会选择后者。

他不知道站起身之后会疼晕了。

 

 

 

 

Jack Wilder身为一个职业撬锁的兼职魔术师,每次开别人家门都是手拿把掐的,不过这次的门开得比较惊悚:其原因是在地上像条大海米一样蜷着的Daniel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他自己公寓的钥匙落在Daniel这儿,等到半夜回家才想起来,体恤到对方这么晚大概是睡了,也没提前打个招呼,小心翼翼地在门口撬锁(这男友多么节能减排),进门正好赶上了Daniel疼晕没多久,还能在地板上时不时抽搭一声,再吸口凉气。

Daniel Atlas现在在沙发上了,垫着两个靠枕,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胃还在抽搐着疼,但因为有Jack在他旁边,胃似乎就可以暂时被他忽略了。

“是一阵一阵地抽着冷的那种疼?”

“嗯。”

“你胃痉挛了,亲爱的。”Jack用指尖点着手机屏幕,指甲修剪得很平整,“看看你跟这条说的是不是一模一样?”

他把手机凑到Daniel跟前去,后者没那个精神看,敷衍地把手机推开,心里想的是多碰碰他的手。

“知道你不喜欢我在推特里发养病贴士然后@你。可你也得把自己当个人。”Jack不会咄咄逼人,哪怕的确是又气又急,说出话来仍然口气温和,很中听。病倒的那个做贼心虚,偏能从里头听出一丝对他不及时打电话告知的谴责,心说瞒的就是你。

Jack离开了沙发大概五分钟——这五分钟Daniel是掰成一千份过的,无比漫长。回来的时候带着热水袋和热水洗过的毛巾,“敷着,你会好受点儿。然后擦擦汗……你用不用换件上衣?”

Daniel一样一样地接过去。他现在没那么疼了,有一小段的劫后余生,因此像擦汗换衣服这种事都可以搁置,“我不用吃药?”

“没药,”对方又去倒热水,“胃痉挛就是肌肉抽搐了,除了等你自己缓解过来没有别的办法。如果你太疼,我们可以吃止疼药。”顿了顿又补充道:“它就是隔一会儿一疼。”

是啊,比分娩还疼。直男癌Daniel如是想到。

“你来了之后我好像没那么疼了。”Daniel怕遭到Jack的盘问,像没看成电视节目所以赌气胡乱吃喝这种理由,再过一百万年他都不可能跟人讲,故说话夹了些讨好的意味。

“因为你在两波剧痛的间隔期。”Jack不掉这个甜蜜的圈套,“为什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

看看,该来的总是得来。Daniel把热毛巾往脸上一盖拒绝讲话,热水袋放在他腹部有点烫,尽管眼下只有他的家室本人在身边,他还是能忍着不表现出来。

Jack冒充相方的思考方式自言自语,“我来了你也不会好得更快一些,但你得承认,至少比你自己糟蹋自己强点儿…………”

他这话的方向太不对了,有他在旁边,Daniel明明就好了很多,或者说疼也能挺着。

“太晚了。”Daniel体虚,声带都发不出完整的音节,“我不想显得太……”太需要你。

况且这么晚了,情侣之间一般都是性需求了。Daniel言之凿凿地补充上这句话。Jack马上就笑起来了,他很难保持严肃超过几分钟时间。

“性需求你也应该找我啊,你交了个男友,又不是养了只貔貅。”

Daniel盯着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就这么放过他了,没有追问为什么胃疼,看到厨房里洒了半瓶辣椒的培根没有拍案而起,更没有怪罪他不把他这个家属当回事儿。但下一秒Jack就又屈身附在他耳边开口了:

“以后再病,可不可以让我知道?”

有电流从他左耳钻进去,所经之处无一不在发烫。Daniel笨拙地拽住面前这个人的衣领,往日灵活的手指费劲地解开几个扣子,对着锁骨用力啃上去,又不舍得太用力,于是再上升到颈部,在筋的位置嘬出一排细密的红印。

他当然想让Jack知道。他努力打破这种畏缩的现状,却犹犹豫豫不想向前。他患得患失,认为情侣间腻歪的令人发指之后就剩下精疲力尽。他想每时每刻通着电话,又怕呆着呆着就两相生厌起来。不总见面,就算Jack真的烦他了,也烦的慢点儿。

他这样自认为明智,结果是最自私。他不要做Jack爱的最深的,要做爱的最久的,跟Jack共处的每个须臾他都可以抻长了过。对方就毫无怨言地跟着他的节奏,满腔的爱发泄不出来,在他能够平淡接受的细节里化成水儿,温柔地滴下来。

胃病之后Daniel的心病也好了一块。先爱好了,管它之后洪水滔天。

Jack茫然地由着他像个小动物似的啃了一气,“又开始疼了?”

“以后我会按时吃早餐,吃午餐,吃晚餐,会吃了东西之后再喝酒。以后不再在半夜吃太多,热到脱皮也不猛灌冷水。就连Henley煮的汤我也能说服自己喝了。”

“但是现在我就想和你呆着。”

 

 

胃又有抽搐的前兆,这下他可以敞开地闹。

END.

有人说这个题目简直三俗到少女心

谁谈恋爱的时候还不是少女咋的,呸

会和交付这篇一起印成无料,北京slo9摊位s5

评论 ( 22 )
热度 ( 167 )
  1. 熠熠燃烧的穹顶电流结界师F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个无尽的白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