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劈向我的雷吧

© 电流结界师F
Powered by LOFTER

【二十四节气】惊蛰

节气活动,全文有近四千,这边当成先导随便看看吧

TXT:F




踢倒易拉罐之后Newt没有立刻把它扶起来。里面的可乐被一个女生喝空了,铝制的空罐子被随手放在图书馆门口的台阶上,上面沾着一点亮粉色的唇膏。

 

图书馆外面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席地而坐。Newt转过去做一个表示歉意的屈身,看到根本没有人往这边投来目光就暗松一口气,捡起易拉罐边下楼边庆幸自己没有把它踢到滚下楼梯。

 

那样肯定会发出引人注意的响声了。Newt很清楚这一点,即使他其实并不能听见。

 

 

 

Newt讨厌声音,严格讲是讨厌一些声音不打招呼就突然闯进耳膜时的失控感,比如轰鸣着冲来带走他家人生命的喇叭声。

 

车祸留下他一条命,带走了他百分之八十的听力。成长期他的个子蹿得比同龄人快一些,四肢细细长长,在孤儿院狭小的生活空间内穿梭不很自如,再加上那时他听力已经受损,经常不注意就会打碎东西,一声巨响之后紧跟着一顿教训,然后是其他人有意无意聚集过来的目光。普通人不会懂得这种恐怖:一个对自己而言不存在的声音却能带来麻烦。

 

Newt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英格兰人,生给他形状桀骜的眉骨鼻梁和金色头发,本身就要比其他孩子受更多关注。大学生活以社交为主,而Newt想要尽量避开。他把刘海蓄得很长,连同渐弱的听觉一起将自己包裹在内,成为成一块闷实的茧蛹。他习惯默不作声,自己做一切事,生活单调又平常。

 

 

图书馆到宿舍中间要经过运动场地。春天刚零零碎碎过了个开头,目前停在温度不上不下的时段,很适合户外读书打球。Newt对所有通往类似图书馆这样的安静地区的路了若指掌,知道在篮球场地的东南角放置了铝制容器回收箱,那就是他手上这个易拉罐将要去的地方。

 

四块场地都是满的,身材肤色迥异的年轻男孩不断地穿梭。Newt夹着书本从中自如走过去,汗水兴奋和喝彩都与他无关。斜对面一个梳短曲黑发的人投进三分球,他放缓脚步看过去,对方背对他被簇拥着,拱起的肩膀上方是一小片耳后的皮肤,与其他地方色差很大。

 

Newt将目光停留了几秒钟又匆匆投到地面去。扔掉罐子后他想马上回到宿舍躺下。

 

失聪的人会有莫名其妙敏锐起来的抽象感官,在离回收箱只有几步之遥的时候Newt突然产生了不那么对劲的预感。虽然周遭还是一样安静,他还是左右看了看其他人,竟然真的对上一些陌生焦急的眼神,与此同时他转过身,有什么东西在他耳边炸开了——

 

“小心一点!”

 

他的耳朵并没有完全坏掉。残障医保提供了定期检查的服务,告知他仍然能够听见一百一十分贝以上的音量。在所有季节中他最害怕雨季,因为雷声是日常生活中唯一能够引起他听觉的声音。打雷的时候Newt总是尽可能地蜷缩起来。他无法再听到雨声敲打窗子,却感觉雷声敲打他的茧。

 

但刚才钻进他大脑里的不是雷声。Newt听得真真切切,就在篮球擦着自己肩膀飞过去的那个瞬间,一个男生对他喊,小心一点!

 

这声音令他不知所措,思考和四肢移动的能力一并失去了。球在他身侧高速飞过,撞翻了回收箱,瓶瓶罐罐叮咣作响散落一地,连这些他也听得清楚。Newt感觉自己被埋在泥土里,有什么刺破了他的耳朵,隐秘而野蛮地动摇了这些神经,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对不起!你没有哪里受伤吧?”打球的男孩跑过来,浑然不知自己脱口而出的关心有着什么样的奇妙能力。

 

Newt眼前人影绰绰,对方的话逐字逐句听得却异常清晰,原来风真的会从耳边经过,可乐喝光后的易拉罐互相撞击有美妙的声响。他用力抱住面前一样不知所措的男孩。

 

世界在他耳中苏醒。



评论 ( 11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