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劈向我的雷吧

© 电流结界师F
Powered by LOFTER

《如果白敬亭有恐高症而被魏大勋背着是唯一的治疗方法》

相声!我有病。

TXT:F

 


白敬亭:我头晕。

 

魏大勋:怎么了你又。

 

白敬亭:恐高症犯了,哎呦我。

 

魏大勋:你恐多高啊?

 

白敬亭:一米八。

 

魏大勋(乐了):哦,阿姨就按这个生的你。

 

白敬亭:你别废话,赶紧想法儿帮我。

 

魏大勋:怎么帮啊。不然你踮踮脚?

 

白敬亭:我这病,低了不行高了也不行,就之前录节目那次行,得劲。

 

魏大勋:你不会是想让我背你吧。

 

白敬亭(脸色一沉):你不信我。

 

魏大勋:正常人有能信的吗?

 

魏大勋:……

 

魏大勋:上来吧。

 

白敬亭一跃而上。

 

 

魏大勋:怎么的,得劲儿了?

 

白敬亭:再往下点儿,对对对让我胯骨往下点儿。就这样。

 

魏大勋:我颠你几下你不会在我脑袋顶吐吧。

 

白敬亭:哎你不许摸我屁股。

 

魏大勋(松手又抓住):不摸背不稳。

 

白敬亭:你是不是变态?你老摸我。


魏大勋: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吗?

 

魏大勋:你还摸我脸呢。

 

白敬亭:那是你先摸我的!我就那一次!

 

魏大勋:你还坐我大腿上,还掀我衣服,还靠我肩上,还拽我胳膊肘儿。你还要求我背你,搂着我脖子。

 

白敬亭:那是因为恐高。

 

魏大勋:就好像我看不出来似的。

 

白敬亭沉默了。

 

白敬亭(挣扎):我要下来。

 

魏大勋:别别别,我错了。

 

白敬亭:放我下来,赶紧的,你不是我的命定之人。

 

魏大勋:什么命定之人?

 

白敬亭:事到如今我不瞒你了。我这个恐高不是病,是诅咒。只有找到能一辈子以这个高度背着我的人才能破除。

 

魏大勋:能一辈子背着也不用破除了。

 

白敬亭:你愿意一辈子背着我吗?

 

魏大勋:不愿意。

 

白敬亭:……

 

白敬亭:不行,你给我背着。

 

魏大勋: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白敬亭:你别想投机取巧。

 

魏大勋:你恐高,咱整矮点儿不就完了吗?

 

魏大勋把白敬亭撂在床上。


完了

评论 ( 14 )
热度 ( 288 )
  1. 绿叶电流结界师F 转载了此文字